港台明星

有逻辑不一定对

2019-11-09 07:17: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逻辑不一定对

1.辩论要讲逻辑

前段时间训练的过程中打过一个辩题“人类更容易毁灭于我们所热爱/厌恶的事物”,有些学弟学妹在立论和模辩的过程中提出了一个问题:当反方主张“我们之所以厌恶一个事物,往往是因为他容易毁灭我们。比如说自然灾害、瘟疫和战争。而我们热爱一个东西,往往是因为对我们有好处,比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时,反方是否在“循环论证”或者用“定义”替代了论证?

进一步体现在操作上的疑惑是,要如何应对这种主张?因为质疑对方主张的合理性只会得到对方一句“是啊,难道不是这样吗?”的回应,不知如何是好。

这种打法其实并不新鲜,但今年忽然有个流行的名字,叫(法大祖传)“头铁打法”。出处是2018年新国辩小组赛,复旦VS法大“虐待虚拟游戏NpC有/没有道德问题”。

反方一辩主张:违背人德性培养,就是有道德问题。

随后正方四质一环节:

“打CS,我当匪,杀警察,有没有道德问题。”

“有啊。”

“那网络游戏里做所有(现实中)不道德的事,都有道德问题吗?”

“对啊,我方承认一切网络游戏(里的不道德行为)都有一些道德问题。”

这个时候诡异的事情出现了,好像这种主张符合逻辑,但是听着怪怪的。想要攻击,对面却理直气壮的回应“对啊,难道不是这样吗?”手足无措。

2.当我们在说逻辑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

没有逻辑,不讲逻辑是糟糕的,往往是错了的。但是反过来说,讲逻辑就一定是对的了吗?

一般我们说的“逻辑”指的是逻辑学中的“形式逻辑”,而形式逻辑中最为大家所熟知的则是“三段论推理”(尽管大家可能并没有系统的学过三段论)。

常用来举例的有:

大前提:人是会死的

小前提:苏格拉底是人

结论:苏格拉底是会死的

大部分同学可能对三段论的了解就止步于此了,其实三段论还有所谓的“有效式”、“无效式”之分(感兴趣的同学可自行翻阅逻辑学教科书了解)。符合某一些形式的三段论推理,是有效的,可以得出合乎逻辑的结论的,而另一些形式则是无效。更重要的是,几乎所有逻辑学教科书都会强调一个问题:形式逻辑只能解决推理的有效性问题,不能解决陈述是否为真的问题。

什么意思?

“人是会死的”这个大前提,是不是真的,对的,和现实一致的?靠形式逻辑方法是无法验证的。我再举一例:

大前提:人是永生的

小前提:苏格拉底是人

结论:苏格拉底是永生的

这段推理同样符合形式逻辑。是“合乎逻辑”的一个推理过程。但想必大家都不会接受这个结论,并觉得这个结论是对的。为什么呢?因为作为大前提的陈述,是假的,是错的。

具体到复旦VS法大这场比赛,法大推理的大前提是“(做)违背人德性培养(的事情),就是有道德问题的。”

我猜测质询环节的质询目的可能是通过提出“CS匪杀警是否有道德问题”(提出小前提)并期望对方根据常识得出结论“玩CS没有道德问题”,以此指出对方的逻辑有自相矛盾的地方,来反驳对方的论点。然而对方“头铁”给出了一个有一点不符合常识但是符合己方立论逻辑的回答“有道德问题”。从而陷入短暂的僵局(即攻击对方论证逻辑的战术目标没有实现)。

那么这个时候,该咋办。

3.逻辑和论证有什么关系?

荷兰法学家菲特丽斯在《法律论证原理》一书中对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法律论证理论进行了总体描述,并认为,在法律论证中,至少出现了三个相互关联但又互有差别的进路:逻辑方法、修辞学方法、对话方法。

法律论证包括两个部分,内部论证和外部论证,其中内部论证的主要方法为逻辑方法,即法律三段论。举例而言:

大前提(法律条文):杀人者是有罪的

小前提(案件事实):小明是杀人者

结论(判决):小明是有罪的

逻辑方法在概念法学的主张盛行的时代,很大程度上和法律论证划上了等号,法律三段论被提升到了有约束力的论证模式。然而,逻辑方法无法解决实践中遇到的价值冲突问题。

比如《洞穴奇案》一书中,五位冒险者被困洞穴为求活命,抽签杀死了其中一人分食其血肉才得以获救(对具体案情感兴趣的可以去看原著~在此不详述了)。此时,如果严格按照逻辑方法,案件的处理结果异常的清晰,幸存的探险者有罪。然而,该案引起社会哗然,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杀人者是有罪的”这个大前提是否应该被适用,是否合理产生了巨大的争议。而逻辑方法对此无法回应这种争议。

因此,修辞学方法和商谈对话方法(商谈方法本文不介绍,感兴趣的可以阅读哈贝马斯的相关著作)对于“外部论证”的探索显得尤为重要,即如何帮助“内部论证”找到一个具有规范意义的大前提。

修辞方法注重法律论述的内容及其可接受性,用大家熟知的词来说就是“渲染”“文采”“语境构建”等。修辞方法解决的论述的可接受性问题,解决论证的合理性部分但不解决理性部分。易言之,一个可接受的论述前提很有可能是非理性的。(而这往往是现实生活中的常态,比如“儿子就是应该听老子的”)

另一种方法是从“价值的应用性”来反推规范本身的合理性。即“如果按照这种规范做,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好”。在英美法系的“法官造法”过程中,大量的判决采取的就是你这种思路,比如美国的“马粪案”。

在1869年,马粪是很有经济价值的,案件原告找帮工上街捡马粪,帮工干活干到晚上,马粪堆积如小山,但是帮工没有带车,于是没有做任何标记将马粪放在路旁,就回家拿车准备第二天运走了。第二天上午,被告见路边堆着马粪,左右询问也不知道马粪归谁,于是拖着小车把马粪带回来自己田里当肥料撒了。到了中午,帮工见堆着马粪的地方空空如也,于是左右询问得知了被告把马粪“偷”走了。双方争执不下,随法庭相见。原告主张自己付出了劳动,把无主的马粪堆积成了小山,是创造财富的过程。而被告主张这些财富没有标记,不属于原告。

如果你是法官的话,你怎么看?

一堆马粪归谁是一件小事,但是确立一个规范对于后世人则有着实际的影响。即不同价值如果被反复实践,会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不同的效果,我们应该选择效果更好的那一个。具体到本案中则是,鼓励创造财富,还是鼓励对财富做出标志?试想一下第一个村子里面,由于把马粪判给了创造财富的人,那么生长在这个村子里的人,就会有一个预想,凡是聚积了人类劳动的财富,你就不能随便拿走它,你就要设想它是有主人的,要尊重别人的财富,不能见到好东西就拿走。那在这个村子里,人们保护财富所需要的努力就不用很大,就不会抵消财富本身的价值。只有这样,人们才会积极地去创造财富、积累财富。这个村子里的人就能活下来,而且会活得越来越好。另一个村子,你只要看见别人的东西没人看管,就可以把它拿走。这时候,在那个村子里面,人们花在保护财富上的努力就很大,大到足以抵消那财富的价值。那么在这个村子里,大家就没有积极性去创造和积累财富。或者说他积累的财富也会被他们保护财富的努力所抵消掉。50年、100年后,一个村子能够繁荣,另外一个村子可能就消失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故事。[i]

以此反推,在此时“鼓励创造财富”相比于“鼓励对财富作出标志”是更好的规范。因此推理的大前提,应该是前者而非后者。通过对于价值如果被实际应用所可能产生的好坏影响(impact)来判断价值本身是不是更好的价值,是一种辩论中我们需要善于使用的方法。

4.小收尾

所谓的头铁打法,其实只是在逻辑上做了自始至终的一致,没有因为对手的质疑而偏离己方提出的大前提。回到复旦vs法大的比赛,其实是“义务的道德”和“愿望的道德”(《法律的道德性》L.L.富勒)两种道德观的比较,富勒的观点认为法律不能强迫一个人按照他所能做到的美德去生活,因此在他的观点中法律应当是一种“义务的道德”。

如果正方对于反方的大前提进行挑战,可能采取的攻击方式是质问反方“如果认定虐待虚拟NpC的游戏不道德,要不要通过立法开设伦理审核查委员会等的方法,来禁止(或者限制)这些游戏。”(或者同理,CS或者其他的有道德瑕疵游戏是不是应该被禁止)在取得反方一个相对明确的态度之后(比如要求禁止),之后再就“禁止人们在虚拟游戏中做不道德的事“是否有利于社会展开价值应用层面的辩论(比如剥夺人们合理宣泄负面情绪的渠道会导致负面情绪向糟糕的方向宣泄或者憋出心理疾病等等论点)。然后反推“愿望的道德”在本辩题的讨论中,作为规范本身是否合理。

符合逻辑仅仅只是完成从论证到说服的一个步骤,对于讨论的大前提(也就是价值)是否更应该被接受,从辩论的角度而言有两种常见策略:第一种用能带来审美体验的语言说服评委,第二种证明价值的应用性,用一个“靠谱”的价值来取得评委的支持。

有逻辑不一定对,还有很多事要做。

声明

有逻辑不一定对

辩论

素材|刘海霞

排版|代书阳

审核|李玥 黄慧琛 曾雅倩

西地那非功效时间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市场报价

郑州深蓝化工西地那非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