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动态

继母之前对我又打又骂婚礼上她流下的眼泪我大喊一声妈

2019-11-09 22:46: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继母之前对我又打又骂婚礼上她流下的眼泪我大喊一声妈

一个星期结束后的那个晚上,我们看电视的时候,她说:“小颜,下个星期,我要有事去外地出差,我们公司在外地投资了1处房产,这一星期,你就回学校住吧,我回来了,去找你,然后给你买礼物!”,说着,她就拿钱给我,我忙摇头说:“不要,你上次给我的一千快钱,我还没花完呢!”

她说:“都一个星期了,再说,那是买菜钱!”

我说:“我花不了多少,你别给我,我不想我们有太多关系!”

她立刻明白了,望着我笑了笑,不提这事。

那个星期,我回学校了,大概过了两天左右,我途经一个卖金鱼的摊子,突然想到她说她爱好养金鱼,我又想起她客厅里的那个金鱼缸里没有一条鱼,她说一直没好好养,全死了。

我一时激动,想给她一个欣喜,于是挑了好几条漂亮的金鱼,然后装入袋子,就坐公交车去了她那。

那天居然还下起了雪,下了公交车,我又走了一段路才到那,我有她的钥匙,路上,我越想越开心,等她回来,看到那些金鱼被养的很好,她一定会开心的。

可是,没想到,我撞到了那1幕。

我把金鱼拎在手里,手被冻的有些冷,卖金鱼的说这个时候金鱼不好养,要放在空调房。我想她的室内没问题的。我开心地取出了钥匙,放进去拧了下,反了,我又拧回来,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

我被吓着愣在那里,是一个男的开门的,一个5十多岁的男人。留着八字胡,戴着眼镜,穿着睡衣,叼着雪茄,一副老板的样子。

我说不出话来,他皱了下眉头问我:“你要干嘛?”,很地道的香港普通话口音。

我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她的声音,“怎样了?”,她一边下楼一边扎头发,就在走下楼梯,头发扎好的时候,她看到了我,她被吓的定在了那里。

一动不动,皱着眉头望着我。

我灵机一动,忙说:“哦,是你们要买金鱼吗?有人打电话来说是这里吧!”,我提了下金鱼。然后又十分紧张地看着门上的钥匙,幸亏在外面,他没看到。

他看了看金鱼说:“个头还满大的,我们没要吧!”,他转过身去问道:“哎,莉莉,你要的吗?”

她慌忙摇了下头说:“哦,没要!”,她被吓的不行。

我一笑说:“或许,我走错了吧!”

他看了看金鱼说:“哎,多少钱,我要了!”

我一时紧张,竟然说:“哦,不要钱,已经付过了!”

她望着我,很痛苦的样子,仿佛想跟我说甚么,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说:“不是我们要的,如果你找不到买家了,我们就留下了!”,说着,他转身说:“哎,你拿点钱给他!”

她很听话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到皮包里拿出了一张一百块钱。

他把金鱼拎进了屋,然后她走过来给我钱。

剩下我跟她了,她走过来,想跟我说什么,我怒视着她,恶狠狠地看着她,她皱着眉头,仍旧很委屈,仿佛要哭了,但那眼光里又有惊骇,意思是我千万不要说什么。

我狠狠地转过头,然后走开了,外面的雪下的愈来愈大,脚踩在地上咯咯的响,鼻子被冻的发酸,头脑也发酸。

我很她,很狠她,一路上,我都在恨她,可是越恨她,就感觉自己越离不开她,她不该这样对我,我难受,心里难受的厉害。

我咬着牙齿,手攥的发痛。

我没有坐公交车,那天下午就那样一直走回了学校,到学校的时候天已黑了,路上一片洁白。

途经那家小吃铺,我望了望,肚子饿了,我走过去说:“给我一瓶酒!炒一盘粉丝!”

“甚么酒?”,老板问。

“二锅头!”,我斩钉截铁地说。

老板愣了一下,然后说:“好的,马上就好!”

那天晚上,我再次喝的醉醺醺的,那老板出来说:“先把钱给了吧,你喝太多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远的一辆车开过来,车灯刺到了我们。

我抬头一看,骂了句:“找死啊!”

老板说:“你醉了,瞎骂什么呢,赶忙付钱!”

我望了他一眼,然后1笑。

他皱起眉头说:“哎,你别喝醉酒找麻烦啊!”

我取出了钱给他,然后站起来就晃着往前走。

后面的车居然跟了上来,由于有雪,开的很慢,车里的人按了下喇叭。

我站到了路的一边,望着车骂了句:“他妈的有钱就拽啊——”

我低下头,刚1抬头就看到了她,竟然是她的车。

她下车望着我,皱起眉头说:“谁叫你衡么多酒的?”

我晃了下脑袋说:“你管我!”

“我去学校找你了,你不在,我就到这儿来了!”,她声音很轻地说。

“你找我干吗?”,我很大声音地说。

“你小声点!”,路上有人经过,往我们望了望。

我一笑说:“为什么骗我,为何?”

她把头微微低下,然后又抬起头说:“我骗你什么了?”

“你有男人,为什么说没有?”,我又问她。

她说:“你上车来说吧,我一直担心你!”

“你少说,告诉我为什么?”,我咄咄逼人地说。

“对不起!”,她无话可说。

“不要你的对不起,你知道吗?”,我咽了下酒气说:“我爱上你了,爱你,你知道吗?”

她吸了口气,然后抿嘴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了,我是有男人,而且是——”,她微微一笑,很平静地说:“而且是老男人!”

她说的我心痛,我1想到那个老男人也要占有她,就难受死了,我喘息着,很气愤地说:“你真——”,我还没说完。

她又是平静地一笑说:“我不要脸是吧?”

我没回答她,而是冷冷一笑。

我这个笑让她生气了,我刚想说话,她迅速说:“哎,我是不要脸,可你是我甚么人,告诉我!”

我知道我什么人都不是,我睁大眼睛,狠狠望着她。

她又说:“你说啊,你是我甚么人,你管着我,你不过——”,她后来说她其实是想说我是她弟弟。

我一笑,转过身去,头也没回地走。走了很远,我转过头去,在那个酒馆的灯光映照下,我还看到她愣在那里,站在车边。

而我知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以为我们不会再有联系,可命运又牵扯到了一起,全由于刘姐。

寒假过去了,学校开学了!我痛苦了很久后,略微平静下来了,我想她没错,只是教会了我很多,原来爱情不是那末简单的事。不应有恨吧!

如果还会想起她,那似乎如校园里情人糊的水那样,没有任何涟漪,显得有些深沉。

“哎,小颜啊!”,那天,我路过刘姐的中介所门前,她从里面喊我。

我转过头去望了望她,有子没见到刘姐了,她吃着瓜子对我招手说:“进来,有话跟你说!”

我走进去后,她一笑说:“哎,学校怎样?快实习了吧?”

我点了点头,一笑说:“恩,还有一个月吧!靠完最后两门试就实习!”

“那到时候刘姐帮你找单位!”,她很客气地说。

我点头说:“谢谢你!”

她愣了一会说:“哎,小颜,今晚跟我去参加一个集会怎样?”

我听到这个,手放在口袋,有些洒脱,望了望外面说:“姐,我不做那事了,一生有一次就够了!”

“哎,我不知道——”,她吧唧吧唧地说:“你怎样这么傻呢,这样的女人能没有男人吗?喜欢人家正常,你们这些小年轻见到漂亮的姐姐就会爱,可人家是有家庭的,怎样这点都想不开啊,人家就是花钱找乐的——”

我不想听了,我说:“刘姐,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哎,别走,小颜,就算帮姐这个忙,不是那事,就是一个集会,几个女的在一起玩,都带男的去捧场,我他妈的不是男人死床上,动不了嘛!”

她说这个,突然有点可怜起她来,看着她急切的模样,因此一笑说:“好的,算还你人情,我跟你去,不过,我不会再做那事的!”

“恩,好的,姐不会卖了你的!”,她开心地说。

晚上,我跟刘姐去参加了那个集会,说是集会,其实是上不了层次的KTV,弄个包厢,几个3十多岁的少妇各自带着小男人去那里HAppY,一边饮酒,一边唱歌。

这些女人,个个看起来平时都是良家妇女,守旧的上班族,可是竟然弄这些,大开眼界,远离了老公,没有危险,抽烟饮酒,浪荡至极。

我跟刘姐进去的时候,大包间里已坐了四五个娘们。还有几个跟我差不多大的男的,不过看起来很面,职业的。

我进去后,那几个男的有点不友好,看了看我,那几个女人一直盯着我望,然后呵呵地笑。

刘姐说:“哎,我来介绍下,这是小颜,2十四,1米七八,65千克!”,我真想骂刘姐,很讨厌她这一套。

我对她们笑了笑,然后坐下了,大概是那几个男的感觉实力不如我,于是有的白了我一眼,接着就开始讨好他们的女主人。

有一个坐在我身旁的望着我说:“哎,怎样啊?”,说着就把手放我腿上。毫无遮掩,大大方方。并且用那种眼光看我。

我看了下她的手,然后把腿移到了一边。

她有点生气了,“哼”了1声,嘀咕了句:“甚么玩意!”

我转过头白了她一眼,刘姐似乎看出来了,忙说:“哎,饮酒,饮酒!”

屋里很喧嚣,一个娘娘腔开始唱歌,我低头在那里喝酒。

旁边的两个女人在说话。

另一个女的又说:“不怎么样,有一次在天上人间,一小男的被我们7八个女的吧,一起弄的,最后送医院了,吓死我了,当时,幸亏——”

我望了望刘姐,刘姐正端着羽觞,看着画面随着哼,身子一抖一抖的。

我刚想站起来,走出去,突然一个女人推开了门,她穿着一身白,拎着包,放在腿间,对屋里微微一笑,很淑女的模样。

竟然是她!

我又坐了回去,她恍如不认识那些女的,只认识刘姐,刘姐看到后,忙走上前说:“给大家介绍下,这是我朋友,姚莉莉,可是商界名流!”

其他几个女的随便打了招呼,刘姐把她领了过来,她仿佛很怕生地坐到了刘姐的身旁,然后脱掉了大衣。

刘姐开始贴着她耳朵说话,我斜着头,望了望她,心里想,真有你的,跟刘姐来这类地方。

这里都是什么人啊。

她看到了我,望了我一眼,黝黑的眸子,看了下,然后把目光转移了。

她的另一边是一个男的,我看的出来他想泡她,端着酒不停地望着她笑,等她把脸转过去的时候,那男的笑着说:“哎,姐姐,你好漂亮哦,我们喝一杯!”

她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端起羽觞。

声音被放的更大了,轮到了一个尽暴的歌。我听不到那个男的跟她说甚么了,但是两个人都笑着说话,那男的往她身旁靠了靠,她没有动,把恋转了过来,又看到了我,眼光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喝了杯酒,她的酡颜了。

我把脸转了过去,看着那个人在喉着听不懂的粤语。

这些人越玩越开心,越喝越多,最后没人唱歌了,几近都贴到了一起,每人一个,刘姐跟个老鸨一样坐在那。

就我和刘姐清闲着。

她的身边的那个男生愈来愈大胆了,恋贴的她很近,我看的有些难受,不,很难受,我不停地饮酒。

再一转过脸去,看到其他的几个都差点和那些男的都抱到了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她又转脸望了下我,眼里有怨恨。

我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心里越来越难受,她为何来这里,为何,还跟那个男的这样,恨死她了。

喜欢请点个赞,字数限制不能更完请理解,添+微信公众号:kanshu69 输入关键字192可以很方便的看到全本小说。

希爱力和万艾可治疗阳痿效果怎么样

邱度神油

西地那非用量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