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专访

谈谈学习伤寒论的体会上

2019-11-09 12:42: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2019年2月山东聊城(上医堂)第一届经方研讨会上的发言

《伤寒论》版本的传承

哎呀,咱今天虽然没有惠风和畅,但却是瑞雪飘舞,群贤毕至,来的咱们这些同仁,以后肯定能成为各方的诸侯,真的是求知若渴,莫此为甚呀!今天上午已有三位老师在前演讲,听他们的课意犹未尽,不要紧,听不够以后有的是机会。在有限的时间里,大家在这里一起学习《伤寒论》,更是要从精神上来学,因为甚么呢,时间毕竟有限,这还是拿出一天的时间交流,一般的只能是抽出1上午的时间学习。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谈一谈学习【伤寒论】的体会(1)》。我准备讲不到一个小时,我先简单地说一下《伤寒论》版本的传承。

谈谈学习伤寒论的体会上

《伤寒论》的版本学,北中医的钱超尘老师,那是权威,2018年10月聊城成无己研究会记念成无己诞辰955周年时,咱们谷万里主任把钱超尘老师及史载祥老师请来了,有许多在座的同仁到场参加了那次年会,上午刘吉刚老师讲到了《伤寒论》的康治本,康治本仅载有条文65条,据后人考证,康治本《伤寒论》是唐人用来参加医学考试时作弊的小抄,康平本呢,是公元1060年,日本康平三年传抄的《伤寒论》,那时日本对应着我们北宋年间。宋版《伤寒论》还没有出版,到了北宋治平三年,即公元1066年,治平本《伤寒论》作为国家颁布通行的版本,经宋代国家校正医书局林亿、孙奇、高保衡等校点,大字版《伤寒论》才发行,又过了23年,到了宋元祐三年,即公元1088年,宋哲宗赵煦发现由于大字版《伤寒论》价格高,纸张贵,在民间普及不起来,那字都像枣头那末大,价格又贵,故又让人参照着大字本,重新刻印了小字本《伤寒论》,由于小字本最接近大字本《伤寒论》的内容,故小字本《伤寒论》虽在1088年刻制,却也被后人尊称为治平本《伤寒论》,康平本《伤寒论》是日本人传抄的一个本子,你看它把“太”字写成了“大”字,这就是传抄的历史使然。

到了明万历27年,公元1599年,江苏常州的赵开美重刻了《伤寒论》。赵开美先刻的甚么呢?当时他父亲还在世,先刻的是我们聊城成无己的《注解伤寒论》,然后,又刻了《金匮要略》,两本书刻好后,赵开美就问他父亲,起个什么名字呢?他父亲说:“就叫《仲景全书》吧,这是初刻本的《仲景全书》。初刻本刻制完后,结果,赵开美又找到了单行本的宋版《伤寒论》,咦,1比较,发现成无己的《注解伤寒论》由于传抄存在着错误,且内容不全,所以赵又重新翻刻了宋版的《伤寒论》,再加上后刻的三卷本《伤寒类证》,这四本书,合在一起,就是重刻的《仲景全书》,排序时,赵把宋版《伤寒论》放在了前面。这样算来,从万历27年,公元1599年,也就等于1600年,到现在多少年了?400多年,1088年到1599年,大约是500来年,宋到明间隔了500年,从万历27年,公元1599年,到现在间隔了四百余年,这400年是什么时空概念呢?我在这里可以举个例子,比较一下,咱们聊城古城区西门内有一个七贤祠,七贤祠里有一位圣贤叫王泓阳,是我的故乡——聊城东昌府区(原聊城县)沙镇郭庄西北三里王楼村人氏,到我家乡民间叫他甚么呢?叫王泓祥,其实是把音念篡啦,他的名字叫王汝训,字泓阳,王泓阳是公元1571年明隆兴5年的进士,万历年间的官员,你看看,到现在也是间隔了400余年。宋金聊摄人成无己什么时候出生的呢?成公大约是治平2年出生,也就是公元1065年,成无己出生时,就是说宋版大字本《伤寒论》还没有校刻,等成出身两三年后,宋版大字本《伤寒论》才校刊发行,这是官修的出版物,民间传抄的本子不算,你看这个版本,到了明万历27年,间隔了五百余年,现在人们所说的宋版《伤寒论》,就是指赵开美翻刻的宋版小字本《伤寒论》,也有人称为宋版《伤寒论》。当年赵开美翻刻宋版《伤寒论》的时候,很尊重版本内页的编排格式,原版多大尺寸,字有多大,间隔多远,竖排一行多少字,包括错别字,漏刻,赵开美都完全不动。其实,赵开美在他父亲晚年的时候刻出《仲景全书》后,发现有误,待其父去世四五年后,赵开美又请了当时著名的刻工赵应期,补刻了《伤寒论》,所以,现在保存于日本的那本赵刻《伤寒论》,反倒是赵开美初刻版,而收藏于咱们中国的《伤寒论》版本,反倒是赵的补刻本,大家看看北京大学的一位教授,叫王重民(1903-1975年),他是民国时期的一名老教授,活到解放以后,这位老教授,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做了一件对《伤寒论》传承很有意义的工作——拍摄了《仲景全书》的微胶卷。

谈谈学习伤寒论的体会上

谈谈学习伤寒论的体会上

图为1955年版的《伤寒论学习资料》,这本书上的仲景之像是中医学家从日本铜版印刷带来的,原版抗日战争时期被盗到日本,是最接近张仲景本人的画像。

此书为作者恩师胡瑞修之父胡守勉公当年之遗存

其实,现代发行的各种版本的《伤寒论》,都是从《仲景全书》上择下来的,并不是古代传下来的单行本,后来抗战爆发,文物南迁,为防患于未然,北京大学图书馆从古籍中挑选出大约两千六百多种善本,船载到美国国家图书馆代藏,等到解放后,大约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吧,台湾又把代藏于美的古籍运到了台湾,当时美国不承认新中国,台湾与美国有合作,这是北京大学图书馆收藏《仲景全书》的一段历史。所以说,现在北京大学图书馆也好,北京图书馆也好,仅仅收藏有《仲景全书》的微胶卷而已。并没有《仲景全书》或者《伤寒论》的原籍善本,本来在台湾呢。包括原来的沈阳医学院,现在转藏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还有中国中医研究院、中山医学院、上海中医学院,大陆说是共存有4本,中国存有5本《仲景全书》。据权威考证,他们基本是一个版本——赵开美补刻的《伤寒论》。郝万山老师考证过这个事情,钱超尘老师也亲身见过这些大部分版本,我前几天在微信群中发的那个关于《伤寒论》的小帖子就挺有意思,它讲了《伤寒论》版本是怎样延革传变下来的。在近代中医史上,有一个中医古籍收藏家范应期,同时,他又是一名中医学家,这位范先生大约活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家藏有一部《仲景全书》,注意,这里不是单行本的《伤寒论》,是《仲景全书》,在他晚年,捐给了中国中医研究所。郝万山老师曾考证比较过,与原来中医研究院收藏的那部《仲景全书》是一个版本,也是赵开美补刻本,如此说来,中国中医研究院也就存有了两部《仲景全书》,我们大陆便存有了5部,包括宝岛台湾的藏本,那就是6部了,这是一个版本收藏的小插曲。

(未完待续)

英度神油

印度神油从哪个网站买

威尔刚官网介绍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